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抗日战神薛岳,长沙会战歼敌10万,主政湖南政绩斐然,文武双全

1946年10月10日,南京西康路33号,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一溜溜的各色小汽车、吉普车将使馆门前的马路塞得水泄不通。上午10时,美国驻华大使、原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代表美国总统杜鲁门将一枚美国自由勋章授予一位国民党军人,表彰其在抗日战争中做出的贡献,他就是被誉为“抗日第一战神”的薛岳。

一、一位需要具体分析的军人

薛岳,孙中山在世之时,他是三民主义的信徒,追随中山先生从事国民革命,孙中山逝世后,在国内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冲突中,他从事过反蒋活动,后又成为蒋介石“剿共”政策的坚定支持者,在抗日战争中,他是威震敌胆的抗日名将。

薛岳是广东乐昌县人,1896年12月17日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薛岳原名仰岳,字伯陵。他出生时,正值中日《马关条约》签订的第二年,民族危机空前严重,中国面临被帝国主义瓜分、即将亡国亡种的危险。据说,薛岳父亲为其取名“仰岳”,“就是取义效法民族英雄岳飞之意”。成年后,薛岳有感于时事日非,认为“只是敬崇岳飞尚未足以称其心意,乃去‘仰’字,单名岳,直以岳飞自况”。

1907年,11岁的薛岳考入广东黄埔陆军小学,与邓演达、叶挺同学。1910年从该校毕业后加入中国同盟会。1914年入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1916年毕业后,与邓演达、张发奎、李汉魂、吴逸志一同考入保定军校第六期,未待毕业即追随同盟会会员邓铿将军,出任中华革命军援闽粤军总司令部上尉参谋。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发动第二次护法运动。薛岳任总统府警卫团(团长陈可钰)第一营营长,第二营营长是叶挺,第三营营长张发奎。

1922年6月16日凌晨3时,陈炯明公开叛变,炮轰越秀楼,围攻总统府,薛岳同叶挺率所部官兵奋力抵抗,与陈炯明一个师的叛军相持竟日,保护宋庆龄突围。突围时,叶挺营在前面,薛岳率部殿后,冒着枪林弹雨,将宋庆龄护送到岭南大学校长钟荣光寓所石屋,而孙中山则得以从容微服登上“永丰”号军舰。薛岳亦随后登舰侍卫。是年底,薛岳担任东路讨贼军八旅十六团团长。在次年5月的言岭关战役,醉岳指挥该团冒死冲杀,夺回言岭关,击溃陈炯明的叛军,受到孙中山先生的接见和表扬。此后,薛岳先后担任过少将副官长、参谋长、副师长、代师长,参加过1925年的两次东征,常常以少胜多,受到蒋介石的通电表扬。

1926年,他作为第一师师长率军参加北伐,次年3月21日,上海工人在周恩来、赵世炎、罗亦农领导下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22日,薛岳不顾北伐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的反对,应上海总工会的要求率第一师官兵进驻上海,协助工人纠察队维持治安、保卫工人武装起义的胜利果实,因而被蒋介石、李宗仁目为“具有左倾迹象”受到排挤。

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薛岳曾只身前往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所在地,建议把蒋介石作为反革命抓起来,未被接受。蒋介石叛变革命后,薛岳一度不见容于蒋而隐退,之后他参加了广东地方实力派的反蒋活动。当12月11日中共领导的广州起义爆发后,薛岳听从张发奎的调遣,残酷镇压了广州起义。在嗣后的十年内战中,薛岳先后以第五军军长、北路军第六路军总指挥的头衔积极参与了蒋介石发动的五次反共围剿。在工农红军长征途中,薛岳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二路军前敌总指挥,率部尾追工农红军达二万五千里。

“九·一八”事变后,特别是在1937年的“八·一三”上海事变时,薛岳以民族大义为重,向蒋介石再次请缨杀敌,蒋介石9月22日任命薛岳为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24日,薛岳即率所部投入淞沪会战。

在八年的艰苦抗战期间,薛岳先后任第三战区前敌总司今、第一战区第一兵团总司令、第一战区前敌总司令、第九战区代司令长官、司令长官兼湖南省政府主席等职。参加过淞沪会战(后期)、武汉会战、长沙会战、常德会战等一系列重大战役。

二、指挥南浔会战,向国际社会证明中国不可战胜

1938年5月,徐州会战的硝烟还未散尽,日军就于6月12日在安庆登陆,揭开了中日军队历时4个半月的武汉会战的序幕。

8月初以后,日军在长江南北分兵五路发动了夺取武汉为目标的进攻。江北三路:一路沿合肥至信阳的公路,切断平汉线,而后南下从正面攻击武汉;一路自六安、商城向西,越过大别山沿麻城至黄陂的公路进逼武汉东北面;一路从宿松、黄梅出动,直扑浠水,然后西进攻击武汉东面。江南两路:一路自九江出发,沿瑞昌到武昌的公路夺取阳新,分兵攻武汉东南;一路自九江沿南得路南下夺取德安、南昌,切断浙赣路,向西迂回包围武汉。

薛岳于1938年6月9日解除第三战区前敌总司令一职,改任武汉卫戍区第一兵团总司令,率所部自陇海县南调,集结于南浔线,担任南昌至德安附近那阳湖西岸的防御,阻敌南犯。

南浔线(南昌至九江)全长约120余公里。德安位于南浔线中部,东北面为庐山,西北为岷山,东南为鄱阳湖,西南为万家岭。铁路沿线附近为平坦地,易于部队运动,易攻难守。鄱阳湖可以行驶小型军舰,故南浔线德安一带地形利于海陆军协同作战,对装备优良的日军来说是十分有利的。侵犯德安的日军主力初为一O六师团(师团长松浦淳六郎),8月20日敌一O一师团(师团长伊东)在鄱阳湖西北岸的星子强行登陆,增援一O六师团。在星子方面前后历时3个月,薛岳指挥叶肇的六十六军、王敬久的二十五军、陈安宝的二十九军,奋勇抵抗,给敌一O一师团以致命打击,致使敌一O一师团消耗殆尽,凶残的敌人被阻于修水河一线。

9月1日,日军第九师团一部乘中国军队第三十集团军王陵基部部署未定之时发动突袭,在突破王陵墓部阵地后沿瑞德公路窜扰南浮路的马回岭。经黄维的十八军、俞济时的七十四军奋力截击,才解除了日军对德安北面的威胁。9月21日,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师团长本间)一部数千人沿瑞武公路向西进犯,企图攻略武宁以威胁德安。而一O六师团在南浔正面由于首遭痛击于金官桥,继被阻于马回岭,苦攻数月,伤亡惨重。因此,一O六师团企图在二十七师团援助下突破五台岭,从西南面攻略德安。26日,日军在数十门火炮的掩护下发动进攻,轮番冲锋,到10月2日,敌一O六师团主力进抵万家岭。薛岳当机立断,抓住战机立即抽调欧震的第四军、俞济时的七十四军、叶肇的六十六军三个军,配合原先埋伏在万家岭的部队,将敌一O六师团的一三六旅团、一一一旅团退路切断,形成瓮中捉鳖之势,将敌军团团围困在万家岭。7日夜,薛岳指挥三军发起总攻,连克王家山、熊家坂、樟树宋、石堡山、梨山、石马坑刘,逐渐缩小包围圈。到10月10日双十节那天,敌一三六旅团、一一一旅团的4个联队全部被歼。

此次战役,共毙敌万余,缴获山炮16门、迫击炮28门、轻重机枪200余挺、步枪3000余支、马骡数百匹及大量军用物品,敌酋松浦仅以身免。松蒲师团被歼,“敌自认为侵华作战之一大失败,国内人民亦咸自此事,对该师团莫不交口鄙薄,因此补充兵闻拨入该师团,皆以为奇耻大辱、或认为不祥,相率痛哭”。薛岳指挥的万家岭大捷是武汉会战中的一次辉煌胜利,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再次向国际社会证明了中国人民的不可战胜。新四军军长叶挺评价说:“万家岭大捷,挽洪都于垂危,作江汉之保障,并与平型关、台儿庄鼎足而二,盛名当垂不朽。”

在万家岭战斗中,中国广大爱国官兵,有进无退,其战斗精神可歌可泣。如金轮峰守军一个连全部壮烈殉国,只剩连长排长和号兵三人,仍坚守阵地直至胜利。金轮峰战斗中中国守军歼敌800人,缴获重机枪12挺、轻机枪34挺,步枪400余支,进攻金轮峰的敌一O一布施联队几乎全军覆没。敌酋冈村宁次说,日军打扫战场见“敌军(指国民党军)官兵致其亲友信件,其内容几乎全是有关我军(指日军)情况以及他们誓死报因的决心,极少掺杂私事”。日军“检查反攻我阵地战死的敌军(指国民党军)官兵遗体,发现死者父母来信中,也都是鼓励他们为国家和民族奋斗献身的言辞”。

三、痛击敌酋冈村宁次,蒋介石感到“无任嘉慰”

1939年9月中,日本发动了旨在打击中国第九战区军队主力,挫伤其战斗意志,以确保武汉及其周围地区的安全,并促进汪伪政权出台的对长沙的第一次大规模进攻。开始,蒋介石拟“不守”长沙。一夜之间连打九次电话,命令薛岳退出长沙。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的薛岳很不以为然,他说:“长沙不守,军人之职何在?”自崇禧以“长期抗战,须保持实力”相劝,他也不听,说:“湘省所处地位系国家民族危难甚巨,晋人应发挥良心血性,与湘省共存亡。”

在第一次长沙会战中,日方共投入兵力18万,由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在飞机、舰艇支援下,从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方面向长沙发动进攻,第九战区参战兵力52个师。早在9月上旬,薛岳就获悉日军在湘北、鄂南集结兵力的情报时,就判断敌寇有进攻长沙的可能,制定了各部队“先于现在位置以攻击手段,消耗敌人战斗力”,再“诱敌深入长沙以北地区,将敌主力包围歼灭之”的作战计划。各部队根据这一计划,调整部署,准备作战,在各地修筑、加固工事。

为了限制日军机动性强的优势,参战部队对交通线做了破坏,挖断公路、拆毁铁路,稻田全部犁翻放水,同时进行坚壁清野,使日军无法得到补给。当日军在9月14日发动进攻时,这些措施很是发挥了作用,敌军的行动阻滞,重炮、坦克无法运动,重兵器的发挥受到限制。

从9月14日日军发动进攻到26日,薛岳指挥所部官兵,“利用湘北有利地形及既设之数线阵地,逐次消耗敌人”。日军虽然凭借优良的武器装备,突破薛部防线,占领了一些城镇,但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兵员、物资消耗很大,不得不停止进攻。26日,薛岳制定了《在长沙以北地区诱敌歼灭战之指导方案》。27日,薛岳在株洲设立指挥部同敌决战,到10月5日,日军不支,冈村宁次下令全线退却。薛岳指挥部队追歼,15日,会战结束。

此次会战,九战区部队在薛岳指挥下,采取了较为灵活的战术,不固守城池,后退跳出日军包围,作外线攻击,取得第一次长沙会战的胜利。日军损失惨重,共伤亡4万余人,其中包括少佐以上军官40余人。会战胜利,蒋介石十分高兴,他在嘉勉电中说:“此次湘北战役,歼敌过半,……举国振奋,具见指挥有方,将士用命,无任嘉慰。”

四、第三次长沙会战,陈纳德对薛岳的评价

第三次长沙会战是从1941年12月上旬末到1942年1月16日,历时40余天。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为了牵制中国策应广九路香港方面的作战,打通粤汉线,在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指挥下发动对长沙的第三次攻势。投入约15万兵力量,企图于1942年元旦攻占长沙。薛岳根据前两次长沙会战的经验,采取“后退决战”、“争取外翼”的作战方针。即先以一部兵力,利用新墙河至长沙的有利地形,进行逐次抵抗,待敌到达长沙地区后,再择机与之决战。强调不要陷于内翼受敌包围,而要通过外翼来袭击敌人的侧翼。

12月24日,日军在飞机、舰艇、重炮的掩护配合下发动强攻。薛岳命令守军逐次抵抗后,于31日将敌诱至扮刀河、浏阳河决战地区。据日军作战记录,当时日军判断,长沙方面中国守军兵力单薄,无二线兵力可阻止日军进攻,决定迅速攻取一长沙。实际情况是中国军队第二线兵团已开至薛岳指定的地区,并保持着外线挺进的有利态势。

元旦,日军从东南方向发动对长沙的进攻。为了保证按预定计划围歼日军,使全体将士奋勇杀敌,薛岳在给参战部队师以上各级指挥官的电令中强调指出:“第三次长沙会战,关系国家存亡”,务须奋勇杀敌。并表示“本会战,岳有必死决心,必胜信念”,“岳如战死,即以罗副长官(罗卓英)代行职务,按照计划,围歼敌人”

1月4日,薛岳指挥各部完成了对日军的包围,随即将敌击溃。在中国军队的打击下,日军狼狈北窜,溃不成军,直到16日才撤至新墙河北岸阵地,恢复到会战前的局势。此次会战歼敌56900人,俘敌炮兵大尉松野荣吉以下官兵390人,军马780匹,及大量绷重物资。

第三次长沙会战以中国军队的最后胜利而告终。这是日本在偷袭珍珠港得手后在中国战场发动的第一次攻势,在中国军队的英勇打击下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为了表彰薛岳在长沙会战中的功绩,国民政府特颁给他一枚青天白日勋章。

英美报纸纷纷报道了中国战场的这一胜利。是年1月11日的《泰晤士报》说:“这是12月7日(指日本偷袭珍珠港)以来,同盟军惟一决定性之胜利。”

《每日电讯报》社评也说:“际此远东阴霾密布中,惟长沙上空的云彩,确见光彩夺目。”美国的陈纳德将军则高度评价了薛岳:“薛将军第九战区的军队是在给养缺乏下多年对日本人作战的军队的典型”,“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军官都像薛岳般英明能干,也并不是所有军队都像他的善战和惯战”。

也正是由于薛岳善于用兵,改变了美国对中国的歧视。陈纳德说:“由薛岳和他的军队看来,史迪威所谓除非在美国人指挥一下中国人将不能战斗者,实属荒谬之至。在我观察三年来两人抵御共同敌人的动态之后,我以为薛氏在战略和战地指挥方面都胜过史迪威。”

五、湘政建设

抗战时期,薛岳于1939年2月兼任了国民党湖南省主任委员和湖南省政府主席,进行了一系列湘政建设,确保了湖南作为第九战区的巩固后方。他根据湖南的省情和抗战的需要,提出了“安、便、足”的湘省施政方针。所谓“安”,就是要使湖南人民安居、安业、安心,“便”就是一切措施、政策要能够便民、便国、便战;“足”,即是足食、足兵、足智。根据这一施政方针实施“六政”建设:生民之政,提高湖南人民的健康水平,严禁鸦片和娼妓活动。养民之政,发展湖南的经济,改善民众生活。教民之政,重视发展中等师范和职业教育,重视中小学教育,提高民智。颇为独特的是,他提出反对教育商品化。他在训令中说:严肃学风,改善教学法,如有违背现代教育方法,以学校为商品化者,均应呈报省政府予以严办。卫民之政,主要是肃清汉好土匪,安定后方。管民之政,即整顿和健全政治组织、社会组织,将民众组织起来进行抗战。重民之政,省府合理规定粮食价格,严禁奸商、官商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扰乱人心和商市。薛岳的湘政建设措施在抗战时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虎服观察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