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李云龙”官当大了,仗却打少了!青树坪轻敌,付出血的代价

作者:桅杆

在之前的四野战将系列中,有3篇文章介绍了钟伟。但似乎意犹未尽,因为他的故事太多。钟伟是四野著名的“好战分子”,极具个性,是那种典型“两头冒尖”将领:

任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3团政委时,擅自撤退、不服处理,发展到私自离队出走;

在东北期间,他率领的2纵5师是东野所有各师中战绩最好的,是唯一获得东总5次(最多)嘉奖的师;

因指挥能力和5师战绩,他由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这在东野也是唯一的;

因为轻敌,他指挥的49军在青树坪被桂系咬了一口,这在四野南下后也是唯一的一次。

总体上,钟伟打仗爱动脑子,并不鲁莽。但“好战分子”有个最大的弱项,就是容易轻敌。今天就来说一说这位“李云龙”原型的另一面。

(一)职务高了,仗打少了

在东野12个纵队36个主力师中,2纵5师不仅能打,也是战绩大的。四平保卫战、三下江南、夏秋冬季攻势、打义县、攻锦州、打天津,阵阵不落,大仗恶仗无数,攻必克、战必胜,并且发挥非常稳定。《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对5师是这样评价的:

“系东北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最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防兼备,能猛打、猛冲、猛追,以三猛著称;善于运动野战,攻击力亦很顽强,为东北各野战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

这个评价,在东野各师中应当是最高的。在东北3年解放战争期间,5师的战绩甚至高于1纵1师、6纵16师这两支林彪最器重的部队。

钟伟(后排左一)

2纵5师师长正是“好战分子”钟伟。其实,钟伟好战,但也善战;不仅求战欲望强烈,也肯动脑筋,讲究战术。这是5师战绩大的重要原因。5师攻打义县,以及锦州、天津攻坚所采用的挖交通沟战法,就是钟伟在苏北攻打日伪军据点时总结发明的,并将这项经验带到东北。1947年3月三下江南作战的靠山屯战斗,钟伟率5师敏锐地抓住战机,迅速包围敌军(5个连),随后部署2个团,用10个多小时做进攻准备。完全符合“四快一慢”原则,虽然当时这项战术原则尚未总结出来。

正因为钟伟的军事能力和5师的战绩突出,1948年4月,东总成立12纵时,钟伟由师长直接提升为纵队司令。全军统一编制时,12纵队改称49军,钟伟任军长。

可是,对钟伟而言,职务高了,打仗的机会却少了。在随后开始的辽沈战役中,钟伟指挥12纵先是参与围困长春、后南下准备围歼西进兵团、再奉命参加攻打沈阳。可赶至辽西走廊时,廖耀湘兵团已被全歼;再赶至沈阳时,守敌已经崩溃了。结果,钟伟和12纵在辽沈大战中,路走了不少,却几乎没打什么仗,就是个没有捞到上场机会的替补。

平津战役攻打天津时,49军只有145师参战,还是配属46军,从城南方向助攻。49军当时4个师,就1个师在助攻方向参战,还是配属给其他部队,能有什么机会?也就是说,辽沈、平津两大战役,钟伟基本上看别人打仗,这对好战分子是什么心情,可想而知。

四野南下后,其主要对手就是桂系军队。可白崇禧被称为“白狐狸”,极机灵。四野大军进抵河南与湖北交界地区后,白崇禧见势不妙,一退再退,其长官公署从武汉直退到衡阳。四野是一路跟踪追击,路走了不少,仗却没捞着打。从钟伟到整个49军,个个都憋着一股劲。求战心情迫切,可敌人又一触即退。这个急啊!这一急,轻敌思想就冒出来了。就是在这个情况下,49军一不小心掉进了桂军的伏击圈,在青树坪被狠狠咬了一口。

(二)因为轻敌,在青树坪被桂系狠咬一口

1949年8月初,四野命令各部追击敌军,其中49军经界岭向宝庆方向前进。追击途中,四野总部得悉桂系主力第7军进至永丰、界岭地区,遂在13日命令各军要“切实查明敌情,不得盲目前进”。由于敌情不明,其他各军接命令后都停止了前进,但49军却没有停,也没有认真查明敌情。

1949年8月15日晚8时左右,49军437团前卫3营在界岭公路上行进时,突然遭到桂军居高临下的伏击。3营营长非常冷静,指挥部队立即抢占公路两边的制高点,组织全营兵力猛打猛冲,将伏击之敌冲垮。接仗后,437团立即全团压上,随即146师命令436团也立即赶上。也就是说,战斗一打响,146师全部兵力(另1个团在后方维持交通)都压上去了。49军接到报告后,钟伟立即命令145师紧急赶往永丰,向146师靠拢。

伏击437团前卫营的是桂军46军236师。激战一夜后,白崇禧判明战场态势,急调在附近桂系头号主力第7军的171师、172师从两侧迂回,准备吃掉孤军深入的146师。16日上午,桂军在飞机和重炮支持下,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此时146师并不知道,其2个团已被桂军最精锐的3个师合围。面对桂军的疯狂进攻,146师不仅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而认为逮住了条大鱼,打大仗的机会来了,全师上下异常兴奋。

此时,146师正巧电台故障,与军部无法联络,得不到任何信息。146师已经打红了眼,与桂军展开殊死的山头争夺。17日晨,桂军再次发动猛烈进攻。146师师长立王奎先从敌军炮火中感觉到情况不对:不到半小时,阵地上就落下2000多发重炮炮弹。到中午电台恢复后,146师这才清楚已身陷险境。钟伟命令146师撤出战斗,同时严令145师不惜代价前往接应。

接命令后,146师首长异常冷静,深知白天撤退无疑是死路,决定立即收缩防线,坚持到天黑再后撤。这一天,桂军不断发起整营整团的集团冲锋。战况异常惨烈,146师这天一共打退桂军37次进攻,终于坚持到了天黑。

前来接应的145师也不惜牺牲,猛攻桂军阻击阵地。当天午夜,在145、146师的联手攻击之下,终于将桂军阵地撕开一个缺口,146师各部交替掩护,终于突出重围。

青树坪一战,是四野南下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战斗,49军伤亡约3500人。钟伟及146师首长的轻敌冒进,付出了血的代价。但146师2个团遭桂军3个精锐师伏击,竟能成建制撤出战斗,也算是奇迹。49军这支四野成军最晚的部队,在钟伟的调教下,临危不乱,战斗意志坚定,其强悍的战斗力也令桂军胆寒。

战后,49军和146师在战斗总结中,均认为“犯了麻痹轻敌的错误”。客观地说,青树坪战斗中,49军的表现可圈可点,不完全是一次败仗。但此战损失确实不小,负面影响也很大,给了桂系一个吹嘘的机会。此战也是钟伟军事生涯中最大的一次挫折。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虎服观察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