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巴巴罗萨开始一天,边境各苏集团军濒临崩溃,已完全无法阻挡德军

1941年6月22日,“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后16个小时,德军实际上已经击破了西北方面军和西方面军的防御。位于两个方面军结合部的第11集团军已经支离破碎,左翼的第8集团军(隶属于西北方面军)和右翼的第3集团军(隶属于西方面军)也被孤立,沦为待宰羔羊。德军装甲部队已经在考纳斯北面跨过杜比萨河,在南边也跨过了涅曼河。在西方面军的左翼,苏联第4集团军位置不佳,无法进行有效的防御,其自身难保的态势也反过来威胁到了西方面军正中央的第10集团军侧翼,以及西南方面军的第5集团军右翼,德军在第5和第6集团军之间进行的攻势已经威胁到了这两个方面军。掩护边境地区的苏联集团军正被穿插分割。

看来“中央”对这场大灾难的性质和程度还一无所知。国防人民委员部和总参谋部正煞费苦心地拼凑支离破碎的信息。然而当这可怕的一天快结束时,铁木辛哥于21时15分下达了最后一道训令——3号训令,命令3个苏联方面军发动进攻。目的是通过发动一场巨大的攻势决定性地击退德军。西北方面军和西方面军各自部署他们的步兵师和2个机械化军,从考纳斯到格罗德诺协同发起行动,将战火烧到敌人的土地上,在6月24日之前包围并消灭敌军,占领苏瓦乌基地区。方面军的攻势将得到远程轰炸航空兵(ADD)的支援。西南方面军奉命使用第5和第6集团军在“若干”机械化军的支援下以“向心攻击”消灭弗拉基米尔—沃伦斯基/克里斯蒂诺波尔一线的敌军,并于6月24日日落前占领卢布林地区,在留心克拉克夫方向,“保护好自身”的同时,守卫与匈牙利接壤的国境线。在苏德战线的侧翼,红军严格执行“防御任务”,掩护国境线并预防敌人的入侵。

(上图)1941年6月的乌克兰,一名德军步兵走近一具苏军坦克手的尸体,旁边是燃烧着的BT-7快速坦克。这辆苏军坦克的炮塔可能挨了一发37毫米的炮弹,油箱被点燃了。

正竭力维持军队凝聚力的方面军指挥官们被迫着手准备这场大型攻势,3 号训令要求前进50—75英里。三名司令员都把他们的机械化军当作救命稻草:西北方面军的库兹涅佐夫计划在考纳斯西北方打击第4装甲集群的侧翼;已经靠想象派出“突击群”进行攻击的巴甫洛夫计划在格罗德诺南边和布列斯特附近使用他的机械化力量;基尔波诺斯意识到他的装甲兵主力尚未集结起来,他决定立即动用手头的力量(机械化第15和第8军)打击德军的矛头。可惜他们面临着重重困难。本该用于掩护部队集结的飞机早就在地面上被打得粉碎。炮兵就像许多步兵那样,由于缺乏运输工具而动弹不得;有运输车辆的炮兵像很多坦克那样,由于缺乏燃料而寸步难行;有燃料的炮兵则没有弹药。就算这些要求都能满足,他们也没有时间了。

夜幕终于降临。博尔金中将以及众多被包围或苦战中的苏联官兵看着夜空被“熊熊大火、机枪发射的曳光弹、身边爆炸的炮弹和炸弹所汇成的千万道光芒所照亮”。在夜色的掩护下,指挥员们千方百计地将命令传达到部队里。从燃烧的仓库里抢救出来的寥寥无几的食物和弹药分发了下去。博尔金明白巴甫洛夫毫无疑问会失败,尽管如此,他还是希望哈茨克列维奇的机械化第6军和骑兵第36师可以阻挡住敌人。

入夜之前,第10集团军的部队开始接管纳列夫河后方机械化第6军的防御阵地,坦克和摩托化步兵将在比亚韦斯托克东北方的浓密森林里于拂晓前完成集结。机械化第29师[16]计划从斯洛尼姆回到索库尔卡(Sokulka)以掩护第6军的集结,博尔金试图向格罗德诺进攻,他指望莫斯托文科的机械化第11军已经开始战斗。戈卢别夫则慢条斯理地部署自己的机械化第6军,他把坦克拆开使用,以步兵防守纳尔瓦河渡口。如此一来,普罗塔图尔切夫的(机械化第6军)坦克第4师长时间劳而无功。即便如此,哈茨克列维奇的军与机械化第13军不同,他的军补充了大量T-34和KV坦克(尽管缺油少弹)。该军所辖各师都处于缺员状态,博尔金虽然奋力弥补戈卢别夫浪费掉的时间,但还是等不及了。最后,在完全不知道机械化第11军行踪且骑兵第36 师惨遭抽调的情况下,博尔金发动了进攻。

夜晚的降临让边境上的各司令部暂时缓了口气,6月22日22时,苏联总参谋部也做了第一天的战况分析报告,只字未提形势之危急,自鸣得意,目空一切:“德国正规军于6月22日对苏联边境防御部队采取了军事行动,在若干地段取得了微不足道的进展。之后半天内,随着红军野战力量先锋的到达,绝大部分边境地带的德军被击退并蒙受了损失。”

(上图)中央集团军群缴获的各种口径火炮和其他军用物资

接下来几个小时,“大本营代表”们带着各自的任务从莫斯科出发,去亲眼看看所谓的“微不足道的进展”是怎么样的。就连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的库利克也对战场上的所见所闻大吃一惊。从莫斯科飞往基辅的飞机上,机组人员给朱可夫将军提供了茶和三明治,他对局势不抱任何幻想,到达西南方面军后,(现在负责总参谋部的)瓦图京告诉他,6月22日晚上,总参谋部对苏德双方的兵力和行动都缺乏“确切消息”,也不知道双方损失的情况,波罗的海方向的库兹涅佐夫和西部地区的巴甫洛夫都联系不上。此外,斯大林很严肃地坚持3号训令,并命令朱可夫就算不在场也要在上面签字。在基辅,朱可夫问瓦图京3号训令说了些什么,后者回答说,设想“通过一次反攻,在所有主要方向上击退敌军”,随后进入敌方境内。朱可夫听到后爆发了,他提醒说苏联统帅部对德军的兵力和进攻方向一无所知。瓦图京还悲伤地提道,天亮后要发布一道行动命令,但是现在3号训令已经“决定”了,大家没有选择,只有执行。

午夜时分,西南方面军收到了指示,普尔卡耶夫以最强硬的措辞表示反对,但命令还得执行。基尔波诺斯及其参谋至少还有朱可夫的技巧和经验撑腰,西南战场的装甲反突击至少取得了些战绩,打痛了德国人。但是在其他地段,3号训令的执行就是不折不扣的灾难。6月23日,苏联西北方面军和西方面军之间的突破口已经扩大到近80英里,掩护边境地域的各个苏联集团军濒临崩溃,完全无法阻挡德军的推进。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虎服观察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