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本站,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英媒再炒作“中国两次测试新武器” 称中国成就“违背物理学规律” 2021

【环球时报记者 林日 郭媛丹 任 重 柳玉鹏】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试验不止一次?英国《金融时报》21日再度刊发独家报道,“披露”所谓今夏中国军方两次测试新武器的细节,并称中国展示的全新武器能力令美国五角大楼和情报部门震惊。这也是该媒体对其几天前“爆料”的修正。自那次“爆料”以来,尽管中方做了澄清,美国军方也未证实,华盛顿方面的“反应”却越来越多。美国总统拜登20日首度作出回应,一众美国政客更是纷纷发出警告和呼吁,有称高超音速武器是战略游戏规则改变者,美国坚决不能落后的,有不满中国用新武器“恐吓”的,还有借机批拜登政府“软弱”的。一位中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每一届美国新政府上台,第一年炒作“中国威胁论”都是最热闹的,现在发生的一切不意外。

“违背了物理学规律”的成就

“中国军方今年夏天进行了两次高超音速武器试验,令美国担忧北京方面在研发新一代武器的竞赛中取得优势。”据《金融时报》报道,4名熟悉美国情报评估的人士披露称,中方于7月27日发射一枚火箭,首次利用“部分轨道轰炸系统”推动一个能搭载核弹头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环绕地球飞行。该报早前称,中国首次进行这样的试验是在8月,这次则称中国在8月13日进行了第二次试验。

报道援引“了解”第一次试验的3名人士的话说,这次试验令五角大楼和情报部门震惊,因为中国成功展示了一种全新武器能力。一名人士说,美国政府的科学家正努力了解这项美国尚不具备的能力,并补充说,中国的成就似乎“违背了物理学规律”。

这篇报道迅速引起关注。“有报道称,中国两次测试高超音速武器,美国‘震惊’。”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这让美国对其地缘政治对手不断增长的军事能力更加担忧。21日,路透社记者就此报道询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言人重申,此前媒体报道的试验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18日,中方曾回应说,中国进行了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

在国外,一些专家也表达了对有关报道的不同看法。美国蒙特雷国际研究院核武器专家刘易斯说,需要对中国有科技创新能力的现实抱持开放态度,并当心那些夸大、并可能成为情报搜集失利借口的描述。

《纽约时报》称,英媒依赖各种匿名消息源。“我们从多个可靠信源那里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追踪全球太空发射的哈佛天文学家麦克道威尔说,负责报告轨道事件的美国军事单位公开的中国8月的发射信息中,没有任何武器试验与新闻报道中声称的相符。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家戴维·赖特认为,对试射的一些描述是危言耸听。 一匿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问题不是有没有试射,而是有关描述的可信度。

拜登首度回应

当地时间20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登上“空军一号”前往宾夕法尼亚州时,被问及是否担忧中国的高超音速导弹,他回答“是的”。当天早些时候,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说,已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提出对这项技术的担忧。但她没有提供具体细节。

《纽约邮报》称,拜登是在普萨基说“欢迎竞争”之后表态的。普萨基18日表示美国感到“担忧”,但“我们欢迎激烈的竞争”。“普萨基有关美国欢迎军事竞争的言论引发反弹。”报道称,共和党参议员格林厄姆周三去信参议院领导层,要求情报部门和国防部向国会议员做简报。

受到“刺激”的美国政客很多。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共和党人吉姆·英霍夫21日称:“我们不应该‘欢迎’中国开发新武器来恐吓美国及其盟友——我们应该阻止它、防御它。拜登政府必须更严肃地对待这件事。”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也跳出来说,中国是敌人,不是竞争对手。他批评拜登政府让美国看起来很软弱。

据“德国之声”报道,虽然北京否认,美国军方也未证实,但美国政坛上下已经忧心一片。美国参议员安格斯·金说:“高超音速武器是战略游戏规则的改变者,具有从根本上破坏我们所知道的战略稳定的危险潜力。在我们监控竞争对手的进展时,美国不能在这方面落后,也不能出现盲点。”

《华尔街日报》21日称,美国官员和武器专家猜测,中国的导弹计划可能是为了规避美国的防御系统,目前,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无法阻止中国的核攻击,“但中国可能担心美国的反导能力在未来会提高”。文章称,中国还在建造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这更便宜,而且精确得多。美国官员担心,未来十年中国核力量至少翻一番,北京的最终目标是与美国规模更大的“三位一体”核力量“平起平坐”。

美专家:这不是“卫星时刻”

“美国需要对高超音速武器进行真实性检验,并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谈判。”《华盛顿邮报》21日称,最近曝光的试验表明,中国可能已经将太空轨道飞行器和高超音速飞行器结合起来。与此同时,美国正在开发非核动力高超音速系统,可用于对地区冲突中的目标进行迅速攻击。中国对高超音速武器的追求是美国应该继续努力把中国拉到军控谈判桌旁,并让俄罗斯参与其中的又一个理由。

在西方媒体一片嘈杂声中,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的报道显得有些冷静。“专家表示,中国的高超音速导弹试验不太可能引发军备竞赛。”文章称,鉴于中国正在试验一种能够躲避早期预警雷达的导弹,证明中国正在考虑“先手打击”这种可能性,但这不会从根本上改变美中之间的战略态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核政策项目高级研究员潘达表示,最稳定的威慑是“双方都容易受到对方攻击”,美中俄都在进攻性和防御性导弹能力上进行了投资,而美国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足够糟糕,中国不必担心自己的弹道导弹的突破能力。他不认为中国这次试验代表了一个新的“卫星时刻”。

不过,美国分析师罗曼·施韦泽认为,中国此次试验与苏联“卫星时刻”也有共同点,即“大国竞争通常有科技奇袭与反击的特征周期”。他说,这项试验可以推动预算、投入资源的重点和优先次序,影响战略的变化。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盖勒则表示,明年初拜登政府发布的《核态势评估报告》与《导弹防御评估报告》应正视中国“核威胁”,以及“我们将不得不与两个核对手竞争的事实”。

“每一届新政府上台,第一年炒作‘中国威胁论’都是最热闹的。”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希望强化核威慑能力,各军种都在争夺预算、扩大预算。有关中国核威慑的问题会被抬得很高,因为必须有假想敌。吕祥说,美国想阻止中国进步没有意义,因为中国国防和军事现代化一定会实现;也没必要担忧中国发动袭击,因为中国始终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但“二次核打击能力肯定会越来越强”。

在这波鼓吹“中国威胁论”的声音中,还有人宣称“中国毁灭性武器发展可能失控”。军事专家宋忠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指的是太空军事化、太空武器化,实际上是美国想“甩锅”给中国,因为恰恰是美国在进行这种活动。最确凿的证据来自美国不断进行的X-37B太空战斗机试验,它可以重复使用,可在轨运行一年甚至更长时间,是真正的太空武器。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虎服观察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